巴黎找房教我的事:是這個世界逼妳這麼做的

這是一場資本主義下的血戰:租屋者的稅後薪資必須是房租至少三倍、手拿CDI(aka終生工作合約)、需要遞交的文件十分繁瑣:ID證件(身分證、居留證或護照)、工作合約、近三個月的薪資單,有的人甚至會提交父母的薪資單加以擔保、老闆為薪資所出的證明單據等,更不用說不同房仲所要求的文件類型也會有所不同。

巴黎防疫|居家禁令和解禁,如何改變了我的生活

家裡窗外的風景從光禿禿的樹木到綠油油的樹葉遮住了對面鄰居的小陽台,恍惚之間春天竟然來了、但又要離開了,每次坐在窗邊都有種「看盡滄海桑田」的憤世感。加上日光節約時間的到來,北半球進入了每年最令人振奮的時刻:「長!日!照!」,此時此刻大家捨不得回家、下班後一起到酒吧陪著太陽直至晚上八九點才過癮的樂趣,也因為疫情的緣故被無情奪去。